流行音乐共有的主题

Easton ( 1989)解释,葛雷本师科夫除了唱出任何语言的流行音乐共有的主题——如「爱与疏离〔以及〕挫败的期望」,也关注俄 罗斯生活与社会中特有的议题。Easton对此指出:「勃瑞斯也关 心苏联社会中个体独立的丧失:『我们的歌词以精神为导向。以 权力而言,我的身分是什么?我希望被引导吗?谁来引导我?谁 在控制我?』」

在某些方面,反文化意识在墨西哥的出现,与在苏联所发挥 的作用类似。墨西哥年轻人和苏联一样,难以取得西方的录音作 品,因此仰赖本土乐团的表演。「本土乐团在主客观环境下,成 为世界各地如火如荼反文化意识的诠释者」。同样地,反文化音 乐与价值观在某些墨西哥青少年之间日渐受到欢迎,使当局与家 长大为紧张,认为这种喜爱「不但转移了政治活力,也进一步臣 服于外国的价值观」。然而,这类对于墨西哥的反文化的批 评,忽略了它对于本土文化各方面的取材,主要是「当地服装与 手工首饰等」。此外,Zolov也指出,如此这般间。这扇门户向墨西哥年轻人提供一个现代化、又具有文化意义 的工具。它让年轻人发明与国家所倡导的主流爱国意识相对的崭 新方式,来认同墨西哥人的身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