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嬉痞文化而言

因此Willis主张,以嬉痞文化而言,药物与 音乐结合对感知造成影响,其集体价值观与期望则被嵌在其中。 Willis进一步指出,只有透过完全吸收嬉痞生活方式,获取并欣赏其文化价值观,才能学习并实践药物与音乐的「正确」使用法。 除了尝试迷幻药之外,许多参与反文化活动的人也皈依东方 宗教,希望提升自己的意识层次。Glock和Bellah ( 1976)表 示,印度教等东方宗教注重精神层面,对于反文化来说,正可当 成个人与社会生存重新找回有意义的模式,这是西方的功利个体 主义(utilitarian individualism)所缺乏的。对于反文化挪用东 方宗教信仰,有的学者则抱着批判的观点。例如Hall (1968)即 表示,嬉痞采用东方宗教中与嬉痞生活方式恰好相呼应的意念与教条,同时对东方宗教中禁欲、禁药等限制性的观点却视而不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